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20|回复: 16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征文优胜] 请你爱我 --四征铜赏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09-2-27 01:5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啊哈,依然是首楼废话XD
这玩意是三小时出品,唔……算上手稿大概是5小时吧……
实话实说,偶是今天看到小兵某奴隶设定而产生了写的想法。
根据前几天老师说产权归属问题,谁出钱谁拥有,于是孩子也是父母出钱在养,于是孩子也是归父母所有吧XD
于是在这种纯金钱的情况下,“爱”到底是啥?
于是下课后给某女生打电话,结果扯了半天扯不上“爱”,果然偶对那玩意一窍不通XD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1魅力 +300 XD +2 收起 理由
幻海星沙 + 300 + 2 这是四征短篇组的季军奖励。 辛苦了,五征 ...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2
 楼主| 发表于 2009-2-27 01:51 | 只看该作者
索立提缩在土墙根,全身的衣服已经湿得不能再湿了,无法继续积蓄水量,只能在衣角聚起大颗水滴,随着屋檐外的雨水落下。秋天的雨水总是带着凉意,和这节气一般凄凉。树木开始褪去夏装,只留下单薄的枯叶,镇外的粮食都已收割,即使有遗落的种子也该被野鸦叼走了。这对索立提的影响也就是少了个觅食之处而已,虽然他早已找不到别的可觅食之地。至于丰收庆典,这些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今天的晚饭怎么办呢?
   索立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扶着墙壁站起来。无视上方窗口骂骂咧咧的声音,他摇摆了一下,缓缓步入雨中。
   今天也没有找到工作,没有技术也没有武力,给人当学徒或是去参加佣兵都不可行。
   结果就这样过了我的十四岁生日……
   他将双手插入裤袋,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凉飕飕的积水。
   抬起头,雨水打在额头上,稍微激起一丝痛感。
   要不,把自己卖掉?
   不时冒出的想法再次占据了大脑,但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只有这个不行,只有这条命想自己决定去处。他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漫无目的地走着,街道两旁都被雨帘所遮蔽。当然,即使能够看到,也只是一扇扇紧闭的窗户而已,根本没人会关心外面的事情——毫无利益可图。
   双腿紧靠着习惯在往前迈进,最终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他停了下来。
   “嗯……?”
   稍微眯了眯眼睛,透过厚重的雨帘,他认出了熟悉的门扉。
   曾经是自己处所的房屋,不过此时已经不再属于他了。从门口经过,仅仅是因为习惯吧,几个月了还没改掉的习惯。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离去。
   “咦?”
   一个熟悉的声音令他停下前迈的脚步。
   “索尔?”
   已经消逝在时间中的昵称被提起,令少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僵硬地扭过头,如同生锈的齿轮般吃力。一个端着空盆的女性站在打开一条缝的门前,大约比他大两三岁,但稍微鼓起的小腹说明了她已经脱离了少女,在不久之后将成为一个母亲。
   索立提皱了皱眉头,没有答应。
   “饿了吗?”
   女性没有离开门檐,但看她的样子,仿佛恨不得马上冲入雨中。
   “虽然不多,但我可以拿些食物给你……”
   “不需要!”
   少年大声打断了那个温柔的声音,“你已经不是我的财产了!不需要照顾我这个外人!回去!你知道你的主人会怎么做的!”
   似乎受不了他人的关心,索立提大声抗拒着。看到这样的反应,女性的表情僵住了,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琳丝,怎么了?”
   一个男人出现在门后,他透过门缝看了一眼雨中的少年。
   “嗯?是你?怎么,后悔这笔买卖了吗?”
   男人的嘴角扬起,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用赶,我会走的。”
   索立提瞪了女性一眼,这么对她说。
   至少这样可以稍微打消她主人的疑心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曾经熟悉的地方——那个可以称为“家”的房子——以及他深爱的人。
   女性咬了咬嘴唇,什么话也没说,退回了屋里。
   门关上了,雨中又只剩下孤独的索立提。
   依然毫无目的,不知自己的去向在何方,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处,只能随着脚步往未知走去。
   今天是索立提的14岁生日,连参加成人仪式都没到,既没有生活技能又是身无分文,如何见到明天的太阳都是个问题。
   “唉……”
   不可能有人来帮助他,这个城市就是如此,不,这个国家都是这样,甚至可以说,这个时代都是这样。没有钱,什么也做不了。不能指望别人能帮助自己,不是自己的财产,没有利益可图,他们根本连看都不想看一下。财产,只考虑自己的财产,自己的房子是自己的财产,自己的钱是自己的财产,自己的妻子是自己的财产,自己的孩子也是自己的财产。但是索立提什么都不是,他能变卖的东西都已经卖掉了,家卖掉了,母亲卖掉了,最爱的姐姐也卖掉了,就差自己了。
   他很想笑一下,但是考虑到要使用多余的能量,他放弃了。
   看了看周围,打算确认自己所处的地点。雨帘依然很厚重,看不清。
   镜子。
   他忽然产生这样的想法。
   在雨帘之中,仿佛有一面巨大的镜子。镜中的自己也在摇摇晃晃地走着,朝自己走来。
   “扑通!”
   镜中的自己终于失去了力量,倒在积水中。挣扎了一下,失败了,只能浸泡在泥水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这就是自己的未来吧。
   索立提终于忍不住笑了。
   那并不是自己,这是他走到倒地的人身旁才确认的。
   一头长而乱的黑发浸在泥水中,粘成一条条,看不清脸,但是从紧贴在身上的衣服上,能将那人的身材一览无余,甚至可以透过宽大的无袖罩衫的袖口看到凸起的胸部。
   是个女人。
   “给我吃的……”
   女人发出微弱的声音。在她泡在水中的右手掌心躺着一枚铜币,没有沾上任何泥土,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连边缘纹路都清晰可见。
   “真是幸运啊。那么索立提,你打算怎么办?”
   §§§
   看着狼吞虎咽的少女,索立提忍不住笑了起来。
   “托你的福,我又能活几天了。”
   他靠在粗糙的墙壁上,拍了拍肚皮。几天下来,总算能饱餐一顿了,而且还找到了这样的藏身之地,不得不说是幸运啊。
   感谢该死的不知道存在何处的神。
   他在心中祈祷了一下。
   靠着少女手中的铜币,他买到了食物,而且还很走运地想起已经忘却的记忆。这个地下室虽然有些坑洼处积水了,但至少挡住了头顶的雨水。似乎某个可怜的人为自己准备的墓穴,但在他建好之前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而没福气享受了,于是这偏僻的洞窟成了索立提儿时的秘密基地。不过身为父亲的财产,他根本就没多少时间享受自己的私人时间,而成了独立人之后又忙于处理家中的继承问题和后续消费,结果就把这事淡忘了。
   托她的福啊……
   他再次感慨。
   少女依然捧着面包狼吞虎咽。她的嘴巴并不大,一口下去只能咬去一点,但是她啃食的频率很高,像老鼠一样,脸颊都塞满了。
   索立提把腿移开一些,防止蔓延的积水浸到脚板。不过照这个进度,估计再过几个小时,整个墓穴都会被积水漫过。
   “喂,你是谁家的奴隶?”
   他问。
   “我不是谁家的奴隶!而且我也不叫‘喂’!我叫艾露。”
   少女大声抗议,嘴中的面包屑因为豪放的宣言而喷了一地。注意到自己失态的艾露连忙从地上捡起还没绞碎的几粒,放入嘴中。
   “好好,那么,你叫艾露。不过,这是你的真名吗?可别说谎哦。”
   索立提拍拍手,像是逗弄小孩子一般。
   坐在他对面的少女其实并不大,大概年纪差不多,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我没有!”
   尽管很激动,但艾露这次没有大声叫出来。
   “那你胸口的纹路并没有消失呢。”
   索立提指着少女敞开的衣襟说,从领口露出的半截乳房已经说明少女正在踏入成人的年纪。那微弱的蓝色荧光正从领口漏出来,在昏暗的地下室尤为显眼。
   “你……你偷看我的身体!”
   艾露满脸通红,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前。
   “我也是为了确认你的身份嘛。”
   索立提笑道。
   “那你难道不是奴隶吗?”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独立人。”
   他拉开衣领,露出瘦骨嶙峋的胸口,但那上面并没有任何东西。
   “那你还……”
   少女瞪大了眼睛。
   “曾经我也有钱,不过现在没了。而且我不想把自己卖掉。”
   索立提整理好衣领,一脸苦涩的笑容。
   “……”
   艾露将最后一块面包塞入口中,舔了舔手指,扶墙壁站起来。
   “你去哪?”
   索立提惊讶地问。
   “离开,去哪都好,我不想和你待在一起。”
   “如果被别人看到,大概会把你交到公证院去吧。你可是私有财产哦,光是藏匿你就是犯罪。而且你现在又没钱,那枚铜币,是偷来的吧?你的身体别说是打工了,就算是当XX都没人敢上吧?”
   索立提的脸上出现了与他的年纪不相称的笑容。
   “你是在威胁我吗?”
   少女站在洞口,眼中仿佛要瞪出火来。
   “可以这么理解。”
   索立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不过在这种地方,怎么换也舒服不到哪去。
   “不想被我送回去换赏钱的话,就乖乖坐下吧。”
   “……”
   艾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回到原处坐下,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嗯,那么,我们来扯淡吧。”
   “你果然很讨厌……”
   听到这样的评价,索立提耸了耸肩膀。
   无视少女的评价,他开口问:“那么,你是谁家的?”
   “卡洛伦家。”
   如同机械一般生硬的回答。
   “没听说过。”
   他摇了摇头,似乎不是这城市的人。
   “我全名是艾露妮娅·卡洛伦。”
   “咻~”
   真是令人惊讶,索立提不得不用自己的口哨声来掩饰心情。
   “女儿啊,还是贵族家的。”
   能用那么繁琐的名字,肯定是那些自以为是的贵族,普通人才懒得为仅仅是“财产”的儿女起太难记的名字呢,最多那些成了独立人的家伙们为了标榜自己很有学识才会用繁琐词汇。
   “不想当父亲的财产,所以离家出走吗?”
   他捏了捏下巴,但是那里还是光溜溜的,他只有十四岁而已。
   “是又怎么样,我和你这种败家子是不同的!”
   “嗯哼?倒是很要强的女孩嘛。不过身为女人,就该天生带有觉悟哦。你们和男人是不同的,这辈子能遇到个好丈夫就算不错了。”
   他站起来踏过积水,来到少女的面前。
   虽然光线很糟糕,但他还是能看到,艾露其实长得很不错,不愧是贵族家的孩子。长而黑的头发,黑里透着暗红的瞳孔,以及在蓝色荧光下显得有些幽蓝的胸口。
   “你要干嘛?咦……啊!”
   她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住了。索立提用力将她按倒在地,伸手去拉扯少女的衣襟,宽松的衣服很容易就滑落了,露出光滑的肩膀和一个圆润的小丘。少女拼命反抗着,但是无奈自己的性别就处于劣势。索立提干脆坐在她的肚子上,用双腿压住少女的双手,解放开的双手再肆意将她的衣服剥开。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做了,但是顺序还是有些不同。
   当姐姐真正属于他的那天……
   不过,不同。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看身下的少女。
   胸口的纹路发出荧荧蓝光,说明了她的身份。不是他的,和他姐姐胸口的纹路不同。
   在蓝光中,少女怨恨的眼神仿佛要刺穿黑暗,一直刺入他的心里。
   “果然,你是不同的呢。”
   他笑了。
   这个叫艾露的少女和他的姐姐不同。
   “会反抗的,这还是头一个呢。”
   “哼!”
   “身上的伤痕就是因为反抗吧。”
   索立提身体松弛了下来,对于少女的怨恨,他没有丝毫感觉。站起来,将被束缚的少女松开,他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艾露飞快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但是没有站起来,而是躺在积水中,缩成一团。
   “放心,我不会碰你了,比起你的身体,我更感兴趣的是明天的早餐。”
   他全身放松地靠在墙上,“你想走随时可以走,不过没钱的你要在外面混也很难吧。”
   “把钱还我。”
   躺在地上的少女朝他伸出手。
   一个铜币要买面包的话能撑好几天呢,所以她认定索立提肯定没有把钱花光。
   “那不是你的钱吧,没有烙印的东西是不会受到公证院保护的。既然我捡到了,那就是我的。”
   “你这个流氓!”
   “我当然是流氓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流氓。”
   “……”
   艾露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也是认可了索立提的说法。
   “要不要过来睡?这样或许会暖一些。不过钱不在我身上,你想掏也是掏不到的。”
   索立提建议道。但是艾露并不领情的样子。她在积水中翻了个身,面朝墙壁,似乎打定主意不再理会那个混小子。
   没有人继续无谓的谈话,只有光线渐渐消失,最终留下一个沉默的夜晚和积水的地板。
   §§§
   半夜里,雨停了。但是洞内依然很冷,艾露打了个寒战,从并不踏实的梦中醒来。她并不准备离开,正如那个混小子所言,自己没办法独立混下去。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蓝色的纹路成了洞里唯一的光源。
   她能偷到钱,却没办法花。没有主人的派遣,她什么也不能做。女儿,和奴隶并没有多少分别。
   她狠狠地咬紧了牙。
   只要想到那个家庭,她就感到莫名地气愤。
   母亲是个纯粹意义上的女人,父亲从外公那里将她买下,她没有任何反抗,每天被父亲凌辱虐待,身上的伤痕在不断累积,但是内心却没有任何变化。她认定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始终如一地执行下去。
   但是艾露做不到。
   她受不了这种生活,每天被父亲当成发泄的用具,和母亲一样过那种生活,她受不了。
   所以她逃了出来。
   再一次揪紧胸口,那仿佛烙印在骨髓中的光芒始终无法消除。
   很冷。
   一个人的生活,让她感到非常寒冷。
   出来了才知道,外面的生活并不比家中美好多少。男人在哪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势利,一样的自私,一样的性欲旺盛。
   她看了一眼缩在一角的索立提,眼中再次冒出怒火。
   “嗯?你醒着吗?”
   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墙角的少年小声问了一句。
   “哼!”
   “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
   少年嘟哝着,似乎还没清醒的样子。
   “哼!”
   懒得回答,艾露选择继续冷哼。
   结果索立提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意愿,继续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嗯……昨天是我14岁的生日。不过这也没啥意义啦,反正一年前我就已经是独立人了,年龄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意义。”
   “切,比我小啊。”
   艾露不屑地嘀咕了一句。她是15岁成人礼的时候逃出来的,已经在外边流浪了快一个月了。
   “说起来,成为独立人的理由还真有趣啊……”
   他的声音就像梦呓,从漆黑之中传到艾露的鼓膜。
   “我爱上了我的姐姐……”
   索立提说出了任何人都不敢提及的字眼。
   “爱”,这个时代最没有意义的东西。因为毫无价值,所以没有存在意义。
   “为什么?”
   她不解。
   父亲买下母亲并不是因为爱,父亲和自己发生性关系也不是因为爱,爱这种东西根本没有任何体现,没有爱,这个世界照样在运行。
   “我受不了父亲的那种行为,我想改变姐姐的生活。”
   他嘀咕着,“所以我杀了我的父亲,并且继承了他的一切,包括我自己的所有权。”
   “……”
   艾露呆住了。
   这个少年,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他很极端,恐怕连大脑的构造都与众不同。
   “很幸运,公证院的家伙根本就没有进行调查,他们光是忙着处理奴隶市场的争端就焦头烂额了,所以我这边草草收场。房子归我了,母亲也归我了,姐姐也是我的。”
   少年的声音变得崩坏起来,像是坏掉的人偶,夹杂着嘎吱嘎吱的噪音。
   “当天晚上我就和姐姐睡了。结果她完全没有反抗,似乎我和父亲都是一样的。”
   “……”
   艾露没有出声,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所以我绝望了。姐姐她根本不可能过不一样的生活,我也和父亲没什么两样,都只是渴望占有财产罢了,到处都是一样的。”
   索立提的手指发出骨骼错位的声响。
   “所以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变卖了,包括我的姐姐。现在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
   “你不后悔吗?”
   艾露终于忍不住问。
   “我为什么要后悔?”
   索立提的声音忽然清晰起来,似乎是因为艾露的发问让他终于清醒过来。
   “你不是爱着你的姐姐吗?”
   艾露压低声音,她感觉说出“爱”这个字非常不好意思。
   “是的,我爱她,所以我渴望占有她。但是她不爱我,我只是她的主人罢了,不是弟弟,也不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丈夫。她根本就不懂爱,和其他人一样。这样的爱人,我留着也只是委屈自己罢了。”
   在这个没有“爱”的世界,拥有“爱”的人都是异类。
   这一点,艾露现在才意识到。
   “……”
   已经无法继续用言语去回应少年的心情了,她不知做什么好。
   他一定很冷吧。
   这么想着,她摸索着爬到少年的身旁,黑暗中,她碰触到了一个冰冷的身体。
   “请你爱我。”
   少年嘟哝着,但是艾露听不清,那含糊的音节仿佛被黏在了一起,无法分辨它们的原形。
   “请你……爱我……”
   “什么?”
   她将耳朵附到他的唇边,等待着他重复。
   “……爱……”
   只有这一个词,以及灼热的吐息。
   他在发烧。
   在试探了少年的额头后,艾露得出结论。
   应该很正常,在这种天气淋了那么久的雨,而且还是饿了好几天,少年并不像什么身体健壮的人,生病是情理之中的。
   但是为什么自己没病?
   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在索立提身上摸索起来。翻找了好一会,总算找到了一个小瓶子。
   像是找到了救命的东西一般,她兴奋地打开那个小瓶,但是什么也没有,不管她怎么摇晃,什么也没有掉出来。
   “已经……被我吃光了吗……?”
   艾露用力握着冰冷的玻璃瓶,眼中无法抑制地流出了泪水。
   “请你……爱……我……”
   最后听到了一声呻吟……
   然后,一切又变回了静寂的黑暗。
   §§§
   “我家主人想请您家妻子一见。”
   艾露对那个趾高气昂的男人说。
   “你家主人是谁啊,为什么要见我的老婆啊?这可是我的私有财产,觊觎我家的东西,我可是会告他的啊!”
   那个男人一脸不满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妻子的价值还是很看重的。
   “我家主人是卡洛伦伯爵。至于理由,身为下人的我并不方便询问。”
   艾露低着头,以卑微的口气解释。
   男人脸上的神色变了变,但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你的证明呢?”
   她没有抗拒,抬起头直视男人的眼睛,毫无畏惧地将领口拉开,露出胸口的蓝色纹路。
   “确……确实是卡洛伦伯爵的家徽……”
   男人退缩了,甚至忘了要看派遣书,“琳丝,你就随她去一趟吧。”
   得到命令,已经是有孕之身的女性放下手中的活,默默地走到丈夫面前,朝他鞠了个躬。但是男人似乎很不耐烦一般,挥挥手让她赶快离开。
   艾露倒是没什么意见,牵着女性的手转身离开了这个房子。按照某人的说法,本该是他家的地方。
   从大门出来,她最后望了一眼那栋楼房。虽然小,但外面却经过精心粉刷,还很新,大概不到一年。
   “很温馨的用色。”
   艾露轻声赞扬道。
   “嗯,是我弟弟刷的。”
   琳丝微笑着回答,说到这个弟弟,她的脸上似乎有无法掩饰的笑意和悲伤。
   “走吧。”
   带路的少女转过身,往那偏僻的市郊走去。
   卡洛伦伯爵的城堡并不在这个方向。根据传闻,似乎是在相反方向的山上有一座别馆。不过琳丝并没有怀疑,她只要跟着这个少女就可以了,只要是命令,那就绝对服从。
   两人从市里出来,在郊外一个稍微凸起的小包前停下。那像是一个坟墓。
   “从这里进去吧。”
   艾露指着一旁的小洞,率先弯腰钻了下去。洞穴并不大,但是还是能容下几个人,从洞口透入的光线并不多,显得有些昏暗。
   “是……姐姐吗……?”
   “索尔!?”
   刚踏入墓穴,琳丝就听到那微弱的呼唤。惊讶的她甚至忘了踏前一步。
   “果然是姐姐啊……”
   躺在洞中的少年似乎非常虚弱,身子靠在墙壁上,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索尔,你……”
   因为怀孕了,琳丝的动作并不是很方便,但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弟弟的身边。
   “这样就可以证明你的姐姐是爱你的了吧?”
   站在一旁的艾露低声说。
   “嗯……”
   索立提用难以觉察的动作点点头。
   “索尔,你怎么了?你的身体好烫,是生病了吗?”
   尽管姐姐的呼唤很焦急,但索立提并没有打算回应,他费力地扭过头,看着仅仅相识一天的少女。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不需要你支付任何代价。”
   她每个字都清晰地从嘴中吐出,但是她看着少年的眼睛已经不再清晰,朦胧的泪水将一切都模糊了。
   “哦……谢谢……我很高兴……”
   最后的最后,也只是简单的道谢而已。
   §§§
   “故事到这里。”
   “结束了吗?结束了吗?”
   调皮的少女赖在我身上不肯离开,即使说完了故事也不肯履行诺言吗?
   “谁知道呢?去问那该死的不知存在于何处的神明吧,它或许能给你一个答案。”
   我耸耸肩。
   “肯定没有结束吧!如果索尔死了,不就没人知道爱了吗?”
   少女用力晃动着脑袋,两根马尾辫像是鞭子一样抽打我的脸。这是她新发明的刑罚嘛?
   “不是还有两个女人吗?”
   “不够啊不够!相爱要两个人啊~~就像人家和哥哥一样~~如果索尔死了的话,一个人是没办法爱的啊~~”
   小孩子还真是喜欢无理取闹啊。就算知道是这样,我也拿她没辙。
   “好吧好吧,快去睡觉,明天我就给你讲后边的故事。”
   我把她抱起来,真的很轻,即使一只手也能拎起来。这样一个小鬼都敢说“爱”了,这世道变得还真快。
   “真的吗真的吗?”
   她一脸兴奋。
   “如果你再吵就变成假的了。”
   “人家会乖乖的啦……”
   “很好,乖乖睡觉。”
   我把她放在床上,拉上被子。
   关上灯离开她的房间。那么,该把明天的故事编好先吧……话说,为什么最近的小孩子都喜欢稀奇古怪的爱情故事呢?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呢……
3
发表于 2009-4-14 16:09 | 只看该作者
多一些好文章
支持一下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nobackwards -10 万能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4
发表于 2009-5-23 09:56 | 只看该作者
楼主笔法不错,继续支持了,加加油吧,顶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nobackwards -10 文區禁止單純頂貼

查看全部评分

5
发表于 2009-5-26 22:37 | 只看该作者
文笔不错,蛮细腻的~我是被楼主题目的文字吸引进来的
6
发表于 2009-6-28 23:54 | 只看该作者
最后一个分段是什么意思?好像有点多余啊?
7
发表于 2009-7-28 12:13 | 只看该作者
看了这篇文章觉得好感动。不过我觉得最后的一段好多余
8
发表于 2009-7-28 20:44 | 只看该作者
我只是来抱不平的…
最后一段的意义,LZ大概是想画龙点睛一下,借由“我”与妹妹的对话说明二人对爱的态度。妹妹代表的一类“小孩子”对爱持向往与渴望的情绪,而“我”则有一点怀疑和嘲笑。很显然现实生活中人们是不可能完全不会爱的,那么孩子的执著、相信与大人(且让我这么说罢)的淡漠、怀疑形成的对比也很好地再次深化了中心,同时强调了故事的现实意义。
嗯,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了?用心读过都看得出吧?不过保持队形敲十几个字的回复的确好划算呐~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收起 理由
hun19860812 + 1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9
发表于 2009-8-8 15:27 | 只看该作者
同样是对最后一段的一点看法。

“关上灯离开她的房间。那么,该把明天的故事编好先吧……话说,为什么最近的小孩子都喜欢稀奇古怪的爱情故事呢?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呢……”

这样一句的画,可以把后半段砍去,只留到“先编好吧.....”就可以了。后半句真是有一点多余,能理解整篇文章的读者不会需要后半句的解释的。

此外,最后一段本身有一种嵌套的感觉,段里的“我”也许同样也是处于金钱万能的世界里的...所以并不只是那个“我”对爱的怀疑或是淡漠,很可能是一种现实。这样的解释也许更好一点。
10
发表于 2009-8-8 17:31 | 只看该作者
這是為諷刺資本主義?還是為唯物主義的極端產物???
作为一篇小说 要是没有最后一段的话几乎和那个种讽刺散文没有区别了
算上中心思想明确的话,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散文了
11
发表于 2009-8-15 08:00 | 只看该作者
楼主应该更注重一下伏笔的运用,另外情节如果能更曲折点就好了。
12
发表于 2009-9-23 14:42 | 只看该作者
啊咧咧還是無法理解最後一段的用意,有點畫蛇添足了。
本篇的故事情節也單薄了一點,到最後完結得就這樣戛然而止了,所以才需要最後一段題外話嗎?

不過文章的那種諷刺意味還是把握得恰到好處的。

【在这个没有“爱”的世界,拥有“爱”的人都是异类。】這是啊咧咧最喜歡的一句!
13
发表于 2009-9-24 09:25 | 只看该作者
文笔细腻,语言流畅,各种描写也都算是到位了. 提一些建议. 虽然文中的世界观不难理解,但在开头还是用一两句话来带过一下会更清晰吧;其次是人物的心理,第三人称只写一人为益,不要出现过多的多人心理描写为好;最后是最后一段,有必要吗?我觉得没有必要.金钱世界的爱情观,没必要和其它的东西混在一起.
14
发表于 2009-11-27 00:17 | 只看该作者
真的很不错啊。。。来对地方了。。。
15
发表于 2011-7-2 22:52 | 只看该作者
很黑暗的设定……故事完了么喂!?(=口= )手机党看个小说不容易的啊啊啊啊啊啊!
16
发表于 2011-7-9 00:10 | 只看该作者
路过看一眼
17
发表于 2018-5-31 10:41 | 只看该作者
呜呜呜路过看一下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7-20 10:4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